關於部落格
性變態
  • 11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丹江口移民生活:每家兩層小樓 鄉愁難斷(組圖)

  每個移民村村口都有這樣的石碑,正面是村名,背面鐫刻著村子簡介和移民歷史,時刻提醒著村民勿忘自己根在何處。 已入住三年的新家依然美觀、整潔、大方,幸福生活就是在這裡悄然開始並瀰漫開來。    村外是一望無際的綠色的田野,岳大媽一邊繡著十字繡一邊和吳勝會聊天,一隻狗溫順地卧著她身邊,不遠處幾個村民打著紙牌,移民們的生活悠然自得。    鄰近的黨村外麥場上,中下吳村的閆大娘(右二)在幫黨村村民摘花生,幾個人有說有笑非常的親熱。   中國經濟網鄭州9月22日訊 (胡震傑) “什麼都是最好的,最好的位置,最好的耕地,連蓋的房子都有質量最好的!”9月19日下午,河南省中牟縣官渡鎮黨莊村,站在一片已經掰過了棒子的玉米地里,村民許建設望著不遠處的一排排兩層黃色小樓,對中國經濟網提起丹江移民來一臉的羡慕。   那一排排兩層黃色小樓就是丹江口移民新村。因為這裡的移民分別來自於千里之外的南陽市淅川縣金河鎮中吳村和下吳村,為了充分照顧到移民感情,移民新村的名字還叫做中吳村、下吳村。因為兩個村子建在一起,當地人習慣性叫它中下吳村。這裡距鄭州市30公里,距開封市20公里,距中牟縣城10公里,距雙向十車道的鄭開大道只有一公里。   “我今年51歲了,大女兒在鄭州富士康上班,一個月發幾千塊錢,小女兒13歲了,正上學。在淅川老家時,一口人幾分山地打不了什麼糧食,那時候我們兩口都在縣城打工,一年才掙不到兩萬塊。現在可好了,在這兒俺家分了四畝多平地,還都被花花牛公司租下來了,一畝地一年補助1200塊,就這一項一年坐著不動就收入5000塊。這裡離大城市還近,俺兩口平時在鄭州、開封打工,一年也收入5萬多塊,這日子過的可美了!”在中下吳村村口,村民吳勝會對中國經濟網說。   走進中下吳村,因為兩邊的樓房整齊化一地順著中央大街道“非”字型排開,每家除了兩層小樓外還都有統一建造的黃牆小院,顯得格外的整潔和美觀。村中央建有600平方米的活動廣場,上面安置著多種健身器材,廣場四周還有科技書屋、超市、衛生室。   村子後邊的多排住戶門前幾乎看不到人,村民說小孩子都上學了,年輕人都出去打工了,老人們年紀大了走不動,要麼在家裡休息看電視,要麼就是到鄰居家串門去了。   第一排房子前面是一望無際的綠色的草地和莊稼,顯得格外的寬闊。自詡為岳飛後人的岳大媽坐在自家門前繡著十字繡,一隻小黃狗溫順地卧在她身邊一聲不吭。隔著幾戶人家的空地上,幾個村民正打著紙牌。而稍遠處的草地上,一個村民正抽著煙,看著自家的幾隻黃牛在草地上悠閑地吃草。   看到有人來訪,岳大娘熱情地把人領進家裡,讓人參觀她家擺著現代化電器和沙發的、寬大整潔的客廳,裝著立體櫥櫃和各種廚房電器的廚房,以及多間或溫馨或別緻的卧室。“每家每戶都200多平方米呢,根本就住不完,你別看這些卧室都放著床,這兩間其實是用來招待客人住的,”岳大娘給人介紹這些時抑制不住的自豪和滿足。   而在踞中下吳村20公裡外的中牟縣劉集鄉姚灣村,同樣的自豪和滿足也在武群英臉上蔓延。在淅川老家就開超市的村婦女主任武群英,在這裡繼續開著她的超市,“老家生意確實沒法和這兒比,這裡經濟條件好,信息多,生意一年比一年好!”   “村子南邊有400多畝漁池,我自個兒承包了一個漁池,共16畝地,每年除去成本,收入有七八萬呢!”村民姚先佩對中國經濟網說,除了漁塘,縣裡還給村裡投入了扶助項目資金400多萬,建起了30多個標準化日光溫室,用來種植反季節蔬菜,每年都會給村民帶來大筆的收入。   其實,無論是中下吳村還是姚灣村,都只是中牟縣移民安置新村中普普通通的一個。作為除南陽市外移民安置最多的縣,中牟縣共安置了淅川縣金河鎮13個村子的9500多人,全縣為此讓出生產用地和建設用地12000畝,建設移民新居33萬平方米。而且用中牟縣移民局一位官員的話說,中牟縣在安置淅川移民時的主要要求之一就是:全縣所有移民村全部做到“五通四化”——通自來水、通電、通路、通電話、通有線電視;道路硬化、路燈亮化、房前房後綠化、安置區內環境衛生凈化。   此外在具體的移民新村址和房屋建設上,中牟縣還強調每個安置點都必須選在區位優越、交通便利、土地肥沃、周邊環境和諧的地方;在住房戶型選擇上,務必美觀、大方、實用,讓人一進村就有耳目一新的感覺,確保將移民新村打造成社會主義新農村的示範村和新型社區;並且在住房建設上,要求選用最好的原材料,進行最嚴格的監督管理,確保房子質量,讓移民滿意稱心。   在中牟縣狼城崗鎮全店移民村,至今都流傳著這樣一則故事:在移民新村在此選址前,曾有人傳言這地方有狼,會危及村民生命安全,於是中牟縣有關部門多次派人蹲守調研,並多次組織移民進行實地察看,直到確認狼只是一個傳說,移民所有顧慮全部打消後,才重新開展這裡的移民工作。   此外最為重要的是中牟人的朴實、厚道、善良和熱情,很快就將移民與他們融化成了一體、融成了一家人。   “現在村裡和別村結婚的小青年已經有好幾對了,還有許多人都成了朋友,逢年過節都當親戚一樣走動!”在中下吳村南邊不過一里地外的黨莊村外,移民閆大娘正在麥場里幫黨莊村許大爺家摘花生。閆大娘說,因為她們村的地都包出去了,村裡人在農忙時都會到附近村裡熟悉的人家幫忙。   但是,漂亮的新家、不錯的收入、朴實的民風,卻仍無法完全沖淡移民的鄉思和鄉愁。   “在我們家,後面是山,前面是河,到處都是風景,果子是甜的,水是甜的,連空氣都是甜的!常言說故土難離、葉落歸根,可我們,不但拖家帶口、背井離鄉,還眼看著要將他鄉當故鄉了!”中下吳村村民老曹一邊說這話一邊極力往南方的遠處看,因為在那個方向的千里之外,是生他養他的故鄉。   “我今年都70多了,我住在這兒,大妹子和大兄弟住在淅川,三兄弟和四兄弟移民在長葛,一年見不了兩次面,一見面就抱在一起,除了哭還是哭,”岳大娘在說這些時,不時地用手擦拭眼角的淚花,但隨後又說:“我沒啥知識,也不會講大道理,但我們都知道咱國家北邊缺水,首都缺水,咱這點小心事跟國家大事一比,啥都不是了。搬過來,不後悔,不埋怨,值!”   新環境,新生活,更是新希望。在姚灣,在全店,在中下吳,幸福生活在移民身旁悄然來臨,無處不在並潛移默化,當然,除卻那一縷鄉愁。 (編輯:SN064)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